News

Business philosophy – Recycling plastic is a trap

We see promotional videos or advertisements about plastic waste polluting the environment daily on various television platforms. We are urged to protect ecological environments, defend the Earth from pollution, reduce plastic usage, and recycle. In reality, the Earth’s petroleum resources are limited. The most optimistic estimate suggests that the current known oil reserves will only …

Business philosophy – Recycling plastic is a trap Read More »

卜高通美中文投稿天地 2024 年 5 號 – 回收廢塑膠假訊息

在最近一次奧蘭多NPE塑膠及回收業展覽會上,一家專注於推廣及應用海洋回收再生塑膠的公司來到我們的展位,詢問我們是否有海洋回收的PET瓶片或粒料及HDPE牛奶瓶片粒。我直接回答他:這個世界上沒有那麼多的海洋回收廢塑膠再生粒。 首先,如果PET瓶被丟棄到海中,由於其密度為1.4,瓶子會浮在水面上。但當瓶子充滿水後,會下沉到水底,永遠無法打撈出來,進一步對海洋生物和水域造成汚染及危害。經過多年的陽光和海水侵蝕,這些塑料變成了微塑料,大小從微米到毫米,被魚類和其他海洋生物吸入,進而成為人類的食物來源。我們已經在海洋食物鏈中發現越來越多的微塑料,危害健康和致癌已被科學家證實。 目前唯一被從海洋回收的塑料是漁網和繩。其中,尼龍漁網是回收業界追捧的產品,主要是它的價值比較高。 然而,一些未被回收的繩子和網,尤其是在發達國家如歐洲和美國,由於高昂的工資和物流費用,以及回收成本高於新原材料的情況下,這些廢塑可回收料被丟棄在自然環境中。另一個問題是許多船隻使用過的繩子及用過的漁網,由於巴塞爾公約的限制,無法隨便出入口,導致大量廢棄在海岸。我曾親自見證澳洲、北歐國家和北美洲的這一情況,感到非常無奈。這個問題必須得到重視,需要聯合國及各國的支持,制定政策對付問題。 塑料的種類繁多,即使有志願團體從水道或海域清理廢塑料。首先,清理的量非常有限;其次,只能辨識出可回收的瓶子,而其他的廢塑料只能填埋或焚燒。我曾參加過這些活動 ,當時有60人花了一個上午清理了兩百多公斤的塑料,最終只能將它們送往垃圾填埋場。 品牌公司經常強調他們支持使用海洋再生材料,但實際上他們所使用的再生塑料來源於近海的回收場,與海洋中的廢塑料毫無關聯。消費者應該要有所認識。 Dr. Steve Wong 黃楚祺博士 13/5/2024

營商之道 – 驚心動魄的巴基斯坦之旅

近年行業競爭激烈,故有需要不斷尋求新貨源及開拓市場。其中較為有潛質市場及貨源有印度及巴基斯坦。這兩個國家人口不斷增加,較為低成本的勞工及其他生產費用也十分有競爭力,那裏一直是我司的目標開拓市場。早在十多二十年前我們已經跟這兩國家做生意,只是未能量化。近期因為很多外資企業都把工廠由中國大陸轉移到這兩個國家,所以有需要增加我司在巴基斯坦及印度的業務。 早在三月底的時候,從新聞中看到巴基斯坦發生一連串的恐怖襲擊,主要是針對中國人。而我早已計劃四月初會探訪巴基斯坦,我沒有因此而改變行程,主要是因為年前我正到過巴基斯坦的卡拉奇,當時也發生一連串的恐怖襲擊並造成多名中國人死傷,地點剛剛就在我下榻酒店的附近發生。當時我沒有什麼感覺,只是當地的執法人員吩咐我小心行程。可是這一次不一樣了,當我下飛機從機場大樓出來的時候,有多名穿着制服及便裝的警察,盤問我是什麼人及要求我出示我的護照,之後邀請我及送我去酒店的兩位工作人員到他們的辦公櫃檯處,然後解釋因近期針對中國人的恐怖襲擊頻頻出現,有需要用他們的裝甲車護送我到酒店,經一輪理論後,我還是堅持乘坐酒店安排的車回酒店。 之後的幾天,我也安排把所有約會盡量在酒店會面。酒店職員也收到指令,如果我要外出他們必須要通知有關部門及安排保安。在我詳細查詢之下,酒店職員告知他們在三月份接到指示,必須要通知有關部門安排防彈裝甲車護送我外出。我覺得中國大陸可能給巴基斯坦政府不少壓力,他們才這樣的緊張保護中國人,這都是中國人已經強起來受到重視。這是一個難忘的經歷,換在開放前的弱勢,情況會不一樣。儘管我持外國護照,工作人員跟我解釋恐怖分子不會打開我的護照,看看是什麼國籍,才決定是否下手! 很不容易等到離開卡拉奇那天,如常辦理登記手續離境,坐上了飛機,在跑道滑行才鬆了一口氣,三小時後到了多哈轉機往倫敦,然後返美國。到多哈後我看新聞赫然發現伊朗剛剛發射數以百枚導彈去以色列,還宣布兩國正式開戰,飛機到倫敦的航道剛剛要越過這領空,幸好航空公司決定多飛兩個多小時、改道避免戰區領空飛越。而我在飛機上也收到巴基斯坦客戶查詢我是否已離開機埸,因為幾乎所有去歐洲的航線已取消。 有朋友及家人問我是否值得冒險到這些國家,我回覆雖然表面看來是十分緊張刺激,其實多年來我出差去很多人認為風險高的地方如海地,今天的緬甸及部份墨西哥地方都存在一定的風險,但當我在現場時其實沒感覺什麼的危險。 Dr. Steve Wong 黃楚祺博士 23/4/2024

卜高通美中文投稿天地 2024 年 4 號 – 從洛杉磯的馬拉松說起

上個月的三月十七日我參加了LA的馬拉松。一如既往地,我並沒有什麼期望,只希望不比以往成績差,跑的時候也不要太辛苦。所以在比賽三個月前,我努力地保持每天跑7-10公里,然後在賽前兩星期進行了一些長跑訓練,讓身體能夠適應,這樣在比賽時就不會太辛苦了。但沒想到賽事進行到一半時,我開始感到左下腹不適,希望能上廁所解決,但情況並沒有好轉,只好加快腳步,咬緊牙關堅持完成賽程。全程共用了6小時10分鐘,總算是完成了比賽。對我來說,參加馬拉松是一種自我的挑戰,無論是第二名還是最後一名,都沒有壓力,當然每個人的目標都不一樣。 回到家後,在網上描述了我的症狀,並整理了所有資料,自己斷定是疝氣,我第一時間聯絡了泰國的朋友,幫我安排了在四月二日到國際醫院檢查,而且時間也配合了我的行程;三月底我參加了達拉斯的塑料回收展覽,之後還要出差去馬來西亞、泰國和巴基斯坦。在這段時間裡,我不敢貿然運動,為了保持狀態,我也要注意飲食,盡量不碰煙酒。 四月二日到達了Bumrungrad醫院,感覺就像一家五星級酒店一樣。他們提供我中文、英文、日文、法文、德文等翻譯服務,幾乎涵蓋了所有東南亞、印度和阿拉伯語言。這家醫院看起來真的很國際化,所有的醫護人員都能說一口流利的英語,而且看病的人來自於世界各地,就像是一個小型的聯合國。除了專程到泰國做檢查和做手術的人,其實泰國已經有很多外國人居住了,我身邊就有很多不同國籍的朋友在泰國有自己的渡假屋和公寓,而曼谷更是全球最多旅客探訪的城市之一。 到達醫院完成登記手續之後,我見到了醫生。她說得一口十分流利的英語,並且沒有泰國口音的友善女醫生先了解我的病情,進行檢查並評估了我的身體健康狀況後,安排了手術,整個過程從登記到手術完成只用了36小時 。期間我見過很多醫生,分別進行超聲波檢查、心臟科、腹腔科和麻醉科的醫生,還有很多護士不停地幫助量血壓、心跳、血氧等等。手術完成後,經過醫生檢查傷口,第二天就可以坐飛機,七天後可以喝酒和進行一些輕微的運動,四個星期後就可以正常運動了。 除了美國人和醫院的人,其他人可能不甚理解為什麼我要去國外看病和做手術,疑惑為何既然美國的科技和醫療設施那麽發達,為什麼會選擇到國外就醫。我上一次在美國找醫生做檢查,等了幾個星期才能做檢查,再等數週才能拿到報告,然後還要預約醫生解讀報告,如果需要更進一步的檢查,那就更加要再等上一年時間之多。這種情況在美國已經是司空見慣了。 Dr. Steve Wong黃楚祺博士 11/4/2024

Business philosophy – Attended a UN Environment Programme meeting on battery waste recycling

In recent years, there has been significant interest in recycling various types of batteries, including lead-acid and lithium-ion batteries. However, this is more complex than many imagine due to restrictions on the cross-border transportation of batteries. The Basel Convention, administered by the United Nations, regulates the transboundary movement of hazardous wastes, including waste batteries. The …

Business philosophy – Attended a UN Environment Programme meeting on battery waste recycling Read More »

第 456 期營商之道 –出席聯合國環境規劃署有關 電池廢物的回收會議

近年來,有很多查詢是關於不同類型的電池,包括廢鉛酸電池和鋰離子電池等。然而,這並不是許多人想像的那麼簡單,因為跨國界運輸電池是有一定限制的。聯合國的巴塞爾公約規定了包括廢電池在內的危險廢物的跨國運輸。Small Intersessional Working Group (SIWG) 成立的目的是解決廢電池的跨國運輸、管理和環保處理相關的特定問題。今年的3月10日至12日, 秘書處安排了各國政府官員、行業專家和行業協會組成的團體在日內瓦會議上制定了關於廢電池的適當處理和處置指南、建議和最佳實踐。旨在減少不當管理相關的環境和健康風險。 許多國家包括澳大利亞、日本和其他國家都有自己的電池廢物出口政策 。在美國,廢鉛酸電池(SLABs)被視為固體和危險廢物,並且根據《資源保護和恢復法案》的特殊標準進行管理。在歐洲,2023年6月14日,歐盟議會投票贊成更新電池指令以支持循環生產,並為歐洲提供寶貴的電池原材料。隨著相關法規的實施,從歐洲出口公約 black mass 黑色物質 {一種由鋰電池回收時所產生的粉未} 將在2025年左右結束,因為歐洲無法承受失去這些寶貴資源的損失。 據估計,每年有100萬人死於鉛中毒,即使是低水平的鉛,若暴露於空氣中也會導致終身貧血、高血壓、免疫毒性和生殖器毒性等問題。廢鉛酸電池中的鉛泄漏是污染的其中一個來源。 目前,全球各國政府支持電池環保回收再用,但主要是在本地範圍內。除非廢電池經過環保加工,可供下游製品生產金屬和塑料材料才可出口。關於 black mass 黑色物質,一些國家希望保留它以用於再生材料,而其他國家將其歸類為危險廢物。 最近,由於廢金屬和廢塑料回收行業遇到不同的挑戰,許多回收者開始投資電池回收利用。然而,主要的擔憂是當地的供應可能無法滿足需求,而進口又諸多限制,若實現規模經濟效益簡直是天方夜譚。此外,發展中國家有成千上萬名非正式的回收者因可能無法以環保的方式去處理回收,導致寶貴的可回收廢物被丟棄到開放環境中, 這樣也做成資源浪費。 目前我們是需要制定全球政策,如延伸生產者責任(EPR),以規範電池回收利用來提高回收率並促進循環經濟。 Dr. Steve Wong 黃楚祺博士 28/3/2024

Business Philosophy-Why the recycling industry in developed countries is facing its biggest challenge ever

In recent years, our recycling industry has presented the general public with the misconception that it is an up-and-coming industry with much room for development. However, the industry believes quite the opposite—it is facing unprecedented challenges. Many businesses and factories currently face situations where their income is insufficient to cover expenses, leading to debt restructuring …

Business Philosophy-Why the recycling industry in developed countries is facing its biggest challenge ever Read More »

Shopping Cart